金冠与花环

我始终手持玫瑰的独自流浪。

【汉康】可爱的你(上篇)

藤紫:

*算是【他人即地狱】这篇的番外。因为用到了很多相同的设定(主要开车需要用到这些设定orz)


*看名字就知道是傻白甜了


*办公室play


*1500粉致谢


*车在下篇,正在写……(被打死)


【下篇链接】


【底特律同人作品归档】


可爱的你


 




“我已经老了。”


“依凭当前的生物技术与医疗水平,只要自己不作死,健康的人类完全可以活到120岁。”


这家伙居然还知道作死这种措辞。


“所以呢?让我活到120岁就是你的人生目标?为此你督促我戒酒,控制糖分摄入,吃蔬菜沙拉,健身……说到吃蔬菜沙拉我又想吐了。这样即使能活到120岁又有什么意义!”


“可以更长久的彼此陪伴。”


“……”


这种情形反复发生数次后,汉克终于敢相信康纳不是故意恶心他或者刻意煽情。他就是那么想的,他不觉得哪里奇怪值得推敲,他如实的回答自己的问题。


“是我太自私了吗?”看到对方一副即将灰飞烟灭的模样,康纳显露焦虑紧迫的人类状态,“抱歉,没有考虑到你希望早点去死的心情,汉克。”


“给你设计那个什么社交模组的是谁?”


“这个……”康纳的灯圈转了转,“具体是哪位专家或技术人员我得咨询模控生命。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问题?”


“我怀疑他是模控生命对家派去的卧底。”


 


汉克傲娇是这么个傲娇,但他不会真的毫无触动。他的改变有目共睹普天同庆。虽然一些坏的生活习惯片刻间很难扭转,但重拾生活热情的人类就和堕入爱河的人类没什么区别:警探眼睑下的皮肤与银白的发丝都变得富有光泽起来,腰围的缩减让他不得不添置衣物,至少裤子得重新买。


我他妈多少年没为裤子操过心了?汉克想。都是仿生人的错!


他是坚决不愿去看心理医生的,对此康纳也很快妥协了,起码汉克目前看起来情绪十分稳定。如果逼迫太紧他大概能把心理医生给弄出心理阴影来。


因为那个“节点”找到了,所以一切顺理成章。汉克觉得一夜之间他失去的那些都回来了。这种想法让他有种隐约的罪恶感,但康纳的确同时代表亲情友情与爱情,他兼任恋人与孩子,在照顾人与被人照顾间转换自如。


完美的人性与非人之物。这两者间微妙的阵营到底该如何界定?


所以汉克觉得自己不能太顺康纳的意。酒该喝还是要喝一点的,垃圾食品该吃还是要吃一点的,如果一切都被仿生人安排得天衣无缝,那汉克觉得自己都要变成安卓了。


 


——


 


异常仿生人的安置依然是世界性难题。


人类立场两极分化,爱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但反对仿生人人权运动的人类中大部分又比较爱惜面子,在乎形式主义。仿生人不会过多占用资源,不会制造污染,他们拥有自主意识已是不争的事实,他们诚信而智慧,面对人类的咄咄逼人态度进退得当,他们不是外星人入侵他们就是人类自己的锅。


也就是说,局面僵持中人类阵营里对仿生人敌视的群体正在努力寻找他们的把柄。模控生命出台了紧急措施,降低了所有在库与已售普通仿生人的智能度,最大限度减少异常仿生人的数量。这些耶利哥也默认了。


历史与科技不可能倒退。我们会继续生产服务人类的机器,但我们会谨慎设计,并且不会再做成类人形态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道德争议。模控生命厚颜无耻的宣布。


 


但人类终究是利己的生物。对异常仿生人友好的人类毫无障碍的接受了他们。聘用他们为自己工作那真是一个顶十个好吃懒做的同胞。更有甚者,有人提出想和异常仿生人结婚,说早就真心相爱了就等这出柜的革命性的一天。


至于康纳仍在DPD任职的原因很简单。他太好用了,很多功能独一无二不可代替。而警察的破案率又直接与群众利益挂钩,在这种支持下DPD顶住了四方压力。


作为异常仿生人的RK800可以说是携模控生命大量商业机密与多项最新专利技术私逃了。好在他只能使用这些技术并且是为政府办事,他并不能复制传播这些技术,否则模控生命和国防部布下天罗地网也要抓他回去。


“很高兴能继续与大家共事。虽然目前相关局势还不够明朗,但我相信,我与诸位尊重生命,维护正义,守护世界和平的理念是完全一致的。”


康纳在正式入职仪式上的发言博得了全警署的热烈掌声。除了盖文没鼓掌。


 


DPD本来就有先入为主的概念,大部分人很快就接受了超级好用的RK800,他们中不乏以前得到过康纳的帮助乃至救命之恩。对于这样的情形,汉克自然是舒心的。他们在警署出双入对(?),住一个屋檐下,工作中上阵父子兵。除了爱管束自己的“生活作风问题”,汉克觉得康纳的确好得不像人。


而意识到这点的当然不可能只有汉克一个人。


围绕在仿生人警员身边的人类多了起来。男女都有。康纳外型漂亮,公正而绅士,几乎无所不能,而且不知疲惫不会厌烦。妹子们下午茶喜欢点的那家蛋糕店搬去哪了他都能秒答。汉克亲眼看到他同时操作两台电脑,多任务并行是计算机系统早就实现的技术,在康纳身上只会进化得更加完美。


再回到事情的开头,就会明白为什么汉克突然频频感慨自己的衰老。那是他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根本不可能在乎的问题。而如今一旦在乎起来,就有种来势汹汹的不妙。


 


——


 


今天是相对和平的一天。因为他们没有出警。汉克与康纳在DPD负责的都是重案,他们没有出警就意味着世界今天还算和平。


警署中大部分的女性同胞和一部分男性同胞在康纳身边来来去去川流不息。汉克的鼻子比较灵敏,光是不同品牌的香水他都闻出了七八种。他不得不相信那些同事里有相当一部分根本不是来找康纳帮忙,他们就是来搭讪。


借口最多的是电脑坏了。汉克呵呵:电脑坏了不找技术部门报修,你是打算把移动硬盘或者数据线插RK800身上暂用么?还有一个居然请康纳帮忙扫描分析她的面部五官缺陷,给她提供微整形的建议……副警长发誓他没见过敢这么挪用政府资源的公务员!


临近下班时间,终于清静了。因为康纳的办公桌就在他对面。


康纳看汉克在准备下班的时间段里戴上眼镜而打开了电脑文档。


“副警长,您今天还有工作没有完成吗?”


“写检查。”汉克眼都不眨,“上班时间写这个等同假公济私挪用公款。DPD最新规定。”


康纳本来想问他要为哪件事或者哪起案件中的行为写检查,但回顾了最近一周的办案实况,判断对方大概是在为多项行为写综合性与总结性检查。


因为破案率名列前茅,DPD肯定不会解雇安德森副警长。但形式还是要走的。


安德森甚至相信自己的年终奖不与破案率有关,反正它足够高。所以大概是与检讨书写得好不好挂钩。


“为什么不回家写呢?”


“开玩笑,回到家我还有心情写这个?”


汉克说完,看了康纳一眼。


“要不你先回去吧,相扑它……算了,蠢狗那么胖少吃一顿当减肥了。”


“今天出门前我已经按照饲喂标准在相扑食器中添置了足量的狗粮。”


汉克嗯嗯地点头,对着电脑屏幕开始捉虫。康纳深明大义的开口提议:“您可以像平常那样口述而由我来输入文档。”


“开什么玩笑?那岂不像是我在对着你做检讨一样?”汉克嫌弃地否决了。


 


汉克写了一个多小时,中间灌了两大杯咖啡,跑了四次厕所,精神以肉眼可见的效率接近某种崩溃边缘。仿生人连扫描的功夫都省了。


“我建议,您应该暂停休息十分钟。”


汉克白眼倒翻,神情潦倒,生无可恋死不足惜……时光长河蓦然逆流,仿佛他们才初初相遇。副警长有气无力地看了康纳一眼,他坐在自己对面,工工整整无所事事,似乎已经提前干完了下一周的活。


“你还呆在这里干嘛?”


“等您写完检查一起回家。”


康纳诚恳的回答。无视汉克口气中酸溜溜的成分。


汉克做了个对天投降的动作:“你就没有自己的事可做吗?我是说,你就没有所谓的社交圈吗?你没有朋友?”


“不,我有很多朋友。仿生人和人类都有。”


“但我从来没有见过你和他们有什么交际活动。你每天都在我家和警署两点一线,偶尔陪我去超市购物。”


汉克都有点好奇他是怎么和耶利哥保持联系的。康纳看起来是那么的遗世而独立……


“您也可以带我去酒吧的。”


“你休想。”汉克确定那样自己大概只能点苏打水了,“哦不,你不要岔开话题。”


仿生人的面部露出一种柔和,而无限接近微笑的神情。那仿佛是他这个型号独有的设计,所谓的亲和力?


“仿生人之间的社交模式与普通人类不大一样,如果非要解释,那大概会是副警长您最讨厌的话题。”


康纳小心翼翼的表示。他不想告诉汉克这周他已经与尾号为60的另一台RK800掐过三次了。他认为掐架也应该属于社交的一种形式,非常的人类。


汉克扯动嘴角,这个话题就不了了之。


“那人类朋友呢?靠手机短信和发邮件来维系友谊?”


他才不承认这个问题里全是试探的成分。


“我从未见过你和谁约在周末出去。即使不能聚餐,但看电影或是做户外活动总没问题吧。”


康纳看起来迟疑了一下。


“事实上,我已经拒绝了二十二次有关观赏电影的邀约。”


“为什么?”


“我在等待您邀请我去看电影。根据我对人类心理和行为模式的研究,交往前提下人类对于这件事初次对象的看重程度仅次于性行为。”


汉克一嘴的咖啡喷到了屏幕上。


 


——


 


我并非不能体察到别人的心绪。事实上我有双重手段可以去观察和鉴定。


我先进的扫描系统精确显示对方的心跳脉搏呼吸频率乃至肾上激素指标;而我自主意识的部分,会指引我去察言观色,与感同身受。


“我比你想象的更先进,汉克。”


静谧的警署内,他突然改变称呼,眼中带着恰如其分的委屈和倔强。


“所以……”汉克·安德森第一次体会到“人赃俱获”的现行犯窘迫,真他妈活久见,“为什么是我?你要知道,我能做你父亲这个这个……它不是一个玩笑或梗。它就是事实。”


“那些围着你大献殷勤的女孩或男孩,你真的毫无感觉吗?”


“这个问题,如果从头开始讲,可能要耗费一整晚的时间了。”


汉克叹气:“那你挑重点讲。”


“首先,性别这种东西对仿生人毫无意义,因为我们没有荷尔蒙。”


“这我早看出来了。”


“对于外形的审美我们与人类有一定共通性,但本质上仍是另一套体系。这方面如果要详说,那它就是需要耗费一整晚的祸首了。”


汉克开始听得一脸懵逼。


“最后是年龄。这个可能比较重要,但也不是你们人类以为的那种重要。仿生人没有生理需求,不需要伴侣身强体壮精力旺盛。年轻仅仅意味着能够相伴的时间更长一些。”


这么说可能比较矫情——康纳不想告诉汉克这个词是谁教给自己的。因为仿生人对生理上的需求几乎等于零,性别与外形相对人类标准可谓无关紧要。所以他们就是真正意义上用感觉去寻找恋爱对象的。


“并不是我想这样,但我对您以外的人类,没有兴趣。”


 


这总结可谓天下无敌。汉克·安德森目瞪口呆。


那不是人类,而是类人之物。康纳看待这个世界绝不冷漠,但大多数人类,无论美丽或者丑陋,在他眼中只是一个合理的存在而已。就和长在路边的一棵树,游在水里的一条鱼同理。


芸芸众生中,只有那一个人是鲜明夺目的。他看着他,满心欢喜,而不能移情。


自己要如何去理解这种智慧生物的精神世界?


汉克下意识地去扶眼镜框。他觉得自己这一刻简直像个哲学家。


他目空一切般的优雅与从容只是因为他的注意力高度集中在了自己一个人身上……他告白时眼睛与表情都如同精密的仪器,他的爱语决绝而冷酷。男人觉得自己所有颠沛流离的人生,那些苍白的情节,都在此刻因这冷酷的光华而眩目。


 


TBC



哈哈哈看到评论区有人说:第一张老萨的表情,简直像是在说:没错,说的就是我
哈哈哈哈哈太生动

麻雀的万能罗盘君:

反正就是很喜欢这段话
Jack强行攻气
回去怕是要(没有没有)